飞天酒业
您当前位置:飞天酒业 >> 行业资讯 >> 古井贡酒 >> 浏览文章

迎驾贡酒的提价陷阱

2021/4/26 22:24:00斑马消费 杨伟 雪球 【字体:

    【中国飞天酒业】连年涨价无异于饮鸩止渴,已经伤害到了迎驾贡酒的业绩。
    自上市以来,公司白酒销量整体呈下降趋势,多年来一直依靠高端化+产品提价的方式维持业绩增长,从长远来看,还是跑输于白酒大盘。
    2020年,业绩警钟已经敲响,公司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8.60%和2.47%,低于行业平均值(4.61%、13.35%)。
    高端化不力、全国化受挫,迎驾贡酒或许已经走到了危机边缘。
    业绩警钟敲响
    4月25日,迎驾贡酒(603198.SH)披露2020年报,公司营业收入34.52亿元,同比下降8.60%,归母净利润9.53亿元,同比增长2.47%。
    同期,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29亿元,同比下降了21.20%。
    在A股已经披露年报的4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剔除顺鑫农业),迎驾贡酒是唯一出现下滑的企业。
    公司白酒销量同比下降了13.51%,是营业收入下滑的最直接原因;但因为高端化及产品提价,推高了毛利率,同时控制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最终实现业绩微增。
    上市后,迎驾贡酒白酒总销量呈现下降趋势,便将高端化+产品提价的组合拳发挥到极致。针对外界质疑,公司不得不数次站出来公开解释提价原因。
    2016年,公司总销量4.72万千升,其中中高档白酒和普通白酒的销量分别为1.52万千升和3.20万千升,两大种类的单价分别为100.23元/升、39.83元/升。
    公司旗下中高端白酒主要为生态洞藏系列、生态年份系列、迎驾金星系列、迎驾银星系列,普通白酒主要为百年迎驾贡系列、迎驾古坊系列、迎驾糟坊系列等。
    到2020年,公司总销量4.07万千升,同比下降13.51%;其中,中高档白酒销量1.49万千升,同比下降20.52%,普通白酒销量2.58万千升,同比下降8.85%;两大种类的单价分别为142.48元/升、42.94元/升。
    高端化+产品提价,让公司酒类产品毛利率从2016年的65.52%提升至70.01%。
    但是,长期来看,销量无法增长,单单靠提价,无法一直帮公司维持业绩增长。从2020年的销量及业绩表现来看,反而形成了反噬。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累计完成营业收入5836.39亿元,同比增长4.61%,实现利润总额1585.41亿元,同比增长13.35%。行业平均净利率为27.16%,较上年提升了2个百分点。
    大家可以拿这个数据去评价白酒股的表现,低于行业整体数据表现的,就是行业掉队者。
    从长期来看,靠涨价拉动业绩增长的迎驾贡酒,一直存在增长问题。
    2016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复合年均增长率不到3%,基本处于原地踏步状态,归母净利润复合年均增长率接近9%,远低于行业19%的平均值。
    省外市场受挫
    对于区域白酒企业来说,省外市场是突破业绩天花板的关键。
    以迎驾贡酒为例:安徽白酒消费能力一般,市场空间有限;省内市场,安徽白酒四朵金花争奇斗艳,古井贡酒、口子窖在前,金种子酒紧随其后;况且还有东边的全国型巨头洋河股份虎视眈眈。
    公司深知,只有向省外市场扩张,才能保住自己的市场地位,哪怕牺牲部分盈利也在所不惜。古井贡酒省外市场的毛利率普遍较省内市场低数个百分点,2020年省内外分别为71.83%和67.08%。
    存在全国化焦虑的不止迎驾贡酒,还要本省的口子窖,隔壁省的今世缘,北方的老白干酒等。
    迎驾贡酒经多年努力,2016年,省内市场和省外市场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9亿元、11.29亿元,占比分别为55%和45%。
    不过,等到了2020年,公司省内市场营业收入为19.98亿元,同比下降5.90%,省外市场12.37亿元,同比下降10.49%;省内市场、省内市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和42%。
    2020年Q1,比例的差距进一步扩大至63:37。
    同时,两大分区的盈利能力差距进一步拉大,去年,省内市场的毛利率提升了3.18个百分点,而省外市场毛利率仅提高了1.05个百分点。
    无论是整体规模增长,还是盈利能力的提升,省外市场均成为公司整体的拖累——推进多年的全国化战略,慢慢开始有了退步的迹象。
    去年,迎驾贡酒省内市场经销商数量新增了54个,而省外市场仅新增9个。今年一季度,省内市场经销商数量保持不变,省外市场减少了9个。
    谁在炒作迎驾?
    迎驾贡酒所在的大别山腹地安徽省霍山县,拥有绝佳的酿酒自然环境,公司产区森林覆盖率75%以上,年均气温15℃,气候温暖湿润,堪比诞生了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的中国白酒金三角。
    公司2015年5月底上市,仅比口子窖和金徽酒略早,属于最年轻的一批白酒股之一。
    IPO前进入的投资机构联想投资、光大金控等,解禁后立马轮番减持。
    目前,实际控制人倪永培等控制的迎驾集团为公司控股股东,持股74.66%。启信宝显示,迎驾集团股权较为分散,倪永培持股39.19%。
    迎驾集团2019年曾将公司5%的股份转让给安徽六安市迎驾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连续两年大幅减持后,最新持股比例为1.64%,仍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迎驾贡酒官网显示,基金会由迎驾集团、迎驾贡酒和倪永培共同发起成立,业务范围包括资助困难职工、帮扶社会弱势群体、开展赈灾救济活动等。
    上述基金会的一致行动人,上海迎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四只基金,均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1.61%。
    上述两大势力控制了公司接近78%的股份,股权如此集中,在A股白酒板块绝无仅有。
    所以,2020年白酒行情大涨,前年大半年,迎驾贡酒的股价波澜不惊,前面三个季度几乎一点都没涨。
    直到2020年底,那一轮白酒行情的尾声,白酒龙头们炒无可炒,终于轮到排名末位的几只股票轮番被拉涨停,亏损的金种子酒,业绩下滑至垫底的青茅台酒,也包括表现疲软的迎驾贡酒。
    去年四季度,公司股价由开始的20元档,飙升至35元档,单季度累计涨幅达到7成。
    当时还发生了一个插曲:迎驾贡酒董事长倪永培在直播带货时,透露公司业绩,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
    新一波股价暴涨便发生在披露2020年报及2021年一季报的前几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于4月20日-4月22日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实际上,鉴于2020年的特殊情况,大部分行业2021年Q1都将迎来大幅增长。客观的评价应该是以2019年为基准,用复合年均增长率来进行评价。
    今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48亿元和3.69亿元,2019年Q1分别为11.60亿元和3.53亿元,实在谈不上什么进步。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