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酒业
您当前位置:飞天酒业 >> 行业资讯 >> 古井贡酒 >> 浏览文章

定增、技改、并购动作频频,古井贡酒的两百亿幽梦道阻且长

2021/3/25 7:28:54于珊 华夏时报 【字体:

    【中国飞天酒业】“西不入川,东不入皖”,这是中国白酒行业不成文的行规。
    作为白酒生产大省的安徽,仅上市公司就有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和金种子,还有很多没上市的大小品牌,市场竞争极为激烈。
    作为典型的区域性白酒企业,古井贡酒是安徽省白酒企业当仁不让的“龙头”大哥,仅从3月16日收盘时总市值计,上述四家公司排序殊为分明:938.56亿、332.4亿、222.88亿、80.45亿。不过,尽管省内竞争格局已趋于稳定,但或是基于“得陇望蜀”的心态,或是为了防范全国性头部大佬的窥伺,特别当2019年跨入“百亿阵营”后,在白酒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的背景下,古井贡酒动作频频。甚至,还提出了五年营收(2020年-2024年)达到200亿的目标,以及未来5年再造一个新古井的口号。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古井贡酒计划实现营业收入116.00亿元,较上年增长11.36%;计划实现利润总额29.90亿元,较上年增长4.08%。然而,根据2020年三季报来看,对于营收仅实现80亿的古井贡酒而言,这个既定目标的完成或许面临着一定的压力,更是与200亿目标相去甚远。
    在200亿的目标之前,2014年,古井贡酒也曾定下“拿下一百亿,冲向前三甲”的目标。时隔五载,前一个目标冲线达标,但“前三甲”却遥遥无期。
    而在新的200亿大旗下,古井贡酒于2020年底更是打出“收购酒企+募集资金”的连环组合牌,试图为其提供助力。但反从目前来看,短期内的实质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大额定增产能消化存疑
    2020年底,古井贡酒3天内就打出两张颇有气势的牌。先是出台50亿元技改再融资预案,又宣布拟收购明光酒。2份公告,“收购酒企+募集资金”的连环组合,古井贡酒想干嘛?
    2020年11月13日,古井贡酒披露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向不超过35名(含35名)的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的股票,募集不超过50亿资金。
    一开口就是50亿元。古井贡酒表示,本次募资用途为投入之前披露的技改项目,根据公告,古井贡酒技改项目总投入达到89.24亿元,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结合其他融资方式。扣除本次募资投入50亿元,古井贡酒需要投入的自有资金为39.24亿元。
    该项目建设期为5年,建成后,将形成年产6.66万吨原酒、28.4万吨基酒储存、13万吨成品灌装能力的现代化智能园区。而所谓“年产原酒6.66万吨”,相当于在2019年产量基础上提升了71%。
    要想冲刺200亿,投入巨资技改扩产当然是关键一步。不过对于古井贡酒近90亿元技改项目的必要性,市场一直存在着争议。焦点在于,扩产后的产能,古井贡酒能够消化得了吗?
    2015年起,安徽省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增长就陷入停滞困境。数据显示,从2016年起,古井贡酒自身产销量几乎停滞了三年。在2019年其销量增长了9.06%,产量则增长了12.67%,库存一举增长33.12%。
    古井贡酒在募资预案中测算,“酿酒生产智能化技改项目建成后,若按成品酒对外销售测算,可实现年均销售收入 148.06 亿元,年均净利润 28.93 亿元”。但是在产销量增长停滞的挤压式增长背景下,5年后新增产能落地后古井贡酒是否拥有足够的市场规模来消化,是否能够实现预测的销售和利润,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并购似乎难赢市场欢心
    “任何一个白酒品牌的兴起,均需要资本市场和消费市场,酒企和所在地政府,自身产品和外部市场环境等紧密配合。此外,白酒已经处在行业成熟期,饱和并有过剩出现,大家在
    有限的存量市场厮杀,市场占有率此消彼长。”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告诉记者。
    王赤坤认为,古井贡虽然是皖酒老大,但在全国市场属于市场追赶者,要想快速崛起,需要有竞争对手的倒下,且需要自身各方过硬,能迅速占领倒下对手空出来的市场。
    “单纯的市场行为很难快速扩充,通过市场并购的方式,并购小微酒企,先用资本股权扩大市场,再品牌占领,最后通过各种营销活动,核心产品占领。”王赤坤进一步分析道。
    古井贡酒确实也是这么做的。2020年11月16日,古井贡酒对外披露,已就收购明光酒业股权达成初步意向,公司近期将对明光酒业开展尽职调查和审计评估等工作。
    据了解,明光酒业位于安徽滁州明光市,前身为国营安徽省明光酒厂(明光酿酒集团),目前年产白酒约3万吨,旗下产品包括老明光系列、明光系列、明绿御酒系列产品等。
    但是,古井贡酒宣布收购消息后,股价便迎来两日连跌。有业内人士认为,明光酒业只是一个地方三线品牌,即便在安徽省内,品牌竞争力也有限。古井作为安徽酒业老大,省内收购意义并不大。
    市场对古井贡酒在并购扩张上的谨慎态度或许与其此前收购黄鹤楼有关。2016年,古井贡酒以8.16亿元收购黄鹤楼酒业51%的股权,收购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
    古井贡酒承诺,2017年-2019年,黄鹤楼酒业营收分别为8.05亿元、10.06亿元、13.08亿元。但是同期,黄鹤楼酒都是踩线完成业绩承诺:该公司期内营收分别为8.06亿元、10.07亿元、13.1亿元。此外,古井贡酒还曾承诺,2020年黄鹤楼酒业营收为17亿元,但当年上半年事实上仅完成1.81亿元,为承诺业绩的十分之一。问题是,若其经营业绩不达标,古井贡方面需要就差额部分以现金方式向黄鹤楼酒业补足。
    与此同时,古井贡酒2020年的业绩表现也有点差强人意。据其三季报显示,古井贡酒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0.69亿元,同比下降1.63%;实现净利润为15.38亿元,同比下降11.71%。而公司给2020年定下的业绩目标是:营收116亿元,同比增长11.36%,利润总额29.9亿元,同比增长4.08%。从目前情况来看,实现目标存在一定难度。
    对此,王赤坤认为,就市场而言,第一步,古井贡酒应收购和统一省内市场,占领和坐稳省内市场头部,省内坐不稳,不要试图快速扩大;第二步,渗透省周边并坐稳省周边市场,这是省内头部地位的保障,也是能继续扩大市场的保障,第三步,谋取北方河南、山东等周边饮酒大省市场主要份额;第四步,长期谋取北京等高端市场。
    这场关于古井贡酒站上两百亿的突围战结果如何?仍需拭目以待。
    截至3月23日收盘前,古井贡报191.28元,较今年1月6日触达的295元52周高点,己回撤了35.1%。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